绿帽子是什么意思

绿帽子,本意指绿色的帽子,现在多意指伴侣出轨。隐含的意思是伴侣的一方和其他人偷情、相好,另一方就被称做是被戴了绿帽子。而被人戴绿帽子是件很不光彩、很丢人、丢脸面的事情。“绿帽子”相传已久,虽然说法不一,但大概意思是一致的,后来大家便把这类事情叫做给人戴了“绿帽子”。

典故分析

传说一

古时候,有一对夫妻。妻子是一位主妇,生得娇艳可人、风韵犹存,平时在家里做点针线活,因生得貌美,早就已招来一些狂蜂浪蝶追求;丈夫是一个生意人,要经常到外地去做生意。两口子的日子过得也富裕,在丈夫外出的日子里,妻子就不免枕冷襟寒、寂寞难耐。终于有一天,妻子忍不住跟街市一个卖布的好上了,在丈夫外出做生意的时候,他们就巫山云雨地在一起厮混。有一次,丈夫回家后三个月都没有外出,直急得那个卖布的天天在他们家附近打转。一天,丈夫骑着马到城外打猎去了,经过街市,那卖布的见了非常高兴,以为他又要外出做生意,当晚就迫不及待地窜进了妻子的卧室,准备和相好幽会。当晚丈夫回来了,几乎将他逮了个正着,妻子也吓了个半死,那卖布的只好哆嗦在人家的床底一整晚。这件事后,妻子就向那卖布的要了一块绿色的布料,做了一顶帽子给丈夫,还和那卖布的约定,当你看见我丈夫戴上绿帽子外出的时候,你就可以来了。过了几天,丈夫又要外出做生意了,妻子赶紧拿出那顶绿帽子对丈夫说:“外面的风沙大,戴上就不会弄脏头发。而且这颜色让你看起来很俊,以后你每次外出我都为你做一顶,就像我跟在你身边一样,你就不用牵挂我了。”丈夫听了很开心,以为自己真的很俊,于是高高兴兴戴上那顶绿帽子,骑着马得意洋洋穿过街市,到外地做生意去了。当晚,他妻子就和那卖布的睡在他的床上。以后,那个卖布的凡见了那丈夫戴着绿帽子外出时,心里都不禁心花怒放:“哈!你的绿帽子真是很俊,不过今晚该到我俊了。”于是,绿帽子的说法就这样传下来了。

绿帽子

传说二

《元典章》规定:娼妓之家长和亲属男子裹着青头巾。由此,“青头巾”就与娼妓之男性亲属有了联系。由于青、绿二色比较接近,又同属贱色,人们习惯于说“绿头巾”。由于绿色与娼妓有关,后来,“绿头巾”专用来指妻子有不贞行为的男人,并演变成了“绿帽子”。

形成因素

绿帽子形成心理和主要因素

心理因素

绿帽子的产生有多重心理因素,因人而异,很大程度上与男性出轨的心理有相似之处。

后悔心理:部分女性在结婚前对婚姻往往不是把感情需求和家庭需求放在首位,而是错误地追求一种婚姻的附加值。例如男方经济条件,男方家庭条件,男方家人是否好相处等。而实际上,婚姻的附加值是可以替代的。附加值在婚后得到以后便变得不再受到重视。这个时候就会产生严重的后悔心理。这是一个面包与爱情的古老理论。而实际上无论选择面包还是爱情都会后悔。人们总是希望面包与爱情兼得,当无法兼得的时候,选择一种而放弃了另一种。但在接下来的生活中,缺少另一种的问题就会随之凸显。这个时候就会十分后悔,觉得当初的选择是错误的。而往往忽视了正在拥有的快乐。因此,婚前应当考虑多方面因素,尽量能够二者兼得,如果不能,也要慎重选择。而婚后应当多多注意已经拥有的快乐。

寂寞心理:一种情况,由于工作原因或是两地分居,一些丈夫经常不在妻子身边。如果这样的丈夫忽视家庭关怀不关心妻子,不经常写信或以其他方式表达对妻子的思念之情。二种情况是,丈夫应酬过多,经常晚归。三种情况是,丈夫缺乏家庭责任感,婚后依然和朋友花天酒地,自由玩耍,完全忽视了家里还有一个等待的妻子。久而久之,必然使夫妻之间的感情趋向淡漠,使妻子产生寂寞心理,感到没有精神依托。此时,如果遇上合适的异性恰好能够填补这一空白,妻子就可能丧失抵御诱惑的能力。

渴望心理:婚后生活或多或少与婚前有所不同,但是也不应当完全平淡。很多男性出轨者抱怨妻子婚后没有恋爱时期的激情,或者性生活趋于冷淡。其实,女性婚后一样有类似的需求。如果丈夫因为性功能障碍,不能满足妻子正常的生理需要,或因为追求事业终日忙碌,忽视了给予妻子温情,没有了婚前的浪漫,久而久之,就会使妻子产生渴望心理,从而有可能“红杏出墙”。

优越心理:有的妻子或姿色出众,或地位不凡,或事业学历突出,而丈夫各方面平庸甚至很差,这样的差距如果过大,妻子就会产生优越心理。而如果此时丈夫不思进取,久而久之,更容易使妻子“恨铁不成钢”的感觉,从而觉得丈夫配不上自己。所以各方面条件都比丈夫好的妻子出现婚外恋的几率大。

主要诱因

第一大诱因:

生活开始缺乏激情。有的男人一结婚却往往就没有了往日激情,对自己的女人日渐疏懒。

第二大诱因:

便利的条件。有的女人自身条件出色,出轨比男人更容易找到对象。有的女人一生比男人面临更多的诱惑,研究表明,任何一个稍有姿色的女人从小到大从婚前到婚后都应有数不清的被男人纠缠的经历。

诱发原因

诱发绿帽子的原因有以下几种:

1.有很多男人对他的女人做到了无微不至地关怀,睡觉抱着,吃饭带着,上班想着,时刻沉迷于这类型男人自以为是的爱情故事,其实很多时候都是男人的一厢情愿,这是非常危险的。在爱情的天平上,谁付出越多,谁就无足轻重,如果这类型男人总是付出、付出,这就想当于给对方不断地添加爱情砝码,势必导致天平的指针偏离自己,让自己变得很轻浮,最终不被女人重视,容易诱发戴绿帽子。

2.企业家应酬太多,每天要处理很多事务,在情感上顾及不了妻子,时常陪客户去一些色情场所,一旦把握不住就释放了激情,回到家中倒头就睡,在身体上满足不了妻子,容易诱发戴绿帽子。

民工的生活大多艰苦,这些民工的妻子很无奈,为了寻求物质和金钱,便容易诱发戴绿帽子。

大学生虽然很单纯,但是很多女生同时拥有几个男朋友的情况也是不少的,很多女生想换新男朋友却不想跟原来的旧男朋友分手,害怕跟旧的男朋友分手了,新的男朋友却没有着落,这样感情就出现了“空载”的状况,便给旧男友容易诱发戴绿帽子。

高学历群体也是容易诱发戴绿帽子人群,有些高学历的男人驾驭了知识却驾驭不了女人,这些高学历的男人在考场上的主动性削减了在情场上的能动性。男人别想拿毕业证书来压倒女人,那是很古老的手段。

3.帅哥当中有阳痿者也有不阳痿者,阳痿者当中有帅哥者也有不帅者,帅哥与阳痿没有必然的联系。但研究表明,帅哥与阳痿患者最容易被戴上绿帽子。帅哥给女人一种不安全感,很多帅哥明明没有外遇,可总是不被人相信,这些人的女人或女友一但被帅哥冷遇或伤害了,就会极力去寻找一个爱情的支点来实现她与帅哥之间的人格平等,便诱发戴绿帽子。

常用语

我们现在经常挂在嘴边的“绿帽”最早是唐朝一个叫李封的县官发明的,据说他任职延陵县令期间,规定若官吏有罪,可不加杖罚,但须令头裹绿头巾以羞辱,且期满后才能解下。这大概就是“绿帽”的最早来源了。

至元明时,政府部门更要求娼妓家中的男人都得戴绿头巾。从此以后,就用戴绿头巾、绿帽子等来讥讽妻子有外遇或淫行的男人。于是女人红杏出墙,自家的男人便戴起了绿帽,所谓红花还得绿叶配,一红一绿交相辉映,真乃“红杏枝头春意闹”也!

来历

中国的男人们大抵最害怕自己戴上那“绿帽子”,说来有一段让人饶有兴趣的史话。“绿帽子”的演变过程长达两千年,“乌纱帽”则起源自南朝刘宋年间(另有说东晋时宫中就开始流行)。有意思的是这顶“帽子”都是在朱元璋手上最后“定型”,成为一个具有特殊含义的词。

秦汉时期规定犯人穿一种特制的衣服,称为“赭衣”,其色赤褐。班固《汉书·刑法志》有载“奸邪并生,赭衣塞路”,可见至迟在汉代“赭衣”已为罪犯的代称。唐宋时期,视碧青绿诸色为贱民所穿服装之色。唐代地方官吏对犯罪之人“不加杖罚,但令裹碧头巾以辱之”(《闻见录》),并根据情节轻重“以日数为等,日满乃释”。沈括在《梦溪笔谈》中写道:“苏州有不逞子弟,纱帽下著青巾,孙伯纯知州判云:‘巾帽用青,屠沽何异?’”这表明在唐宋人心目中,穿戴碧绿青诸色的是最低贱的人。

自元代开始,碧绿青诸色的服装限于“娼妓”、“乐人”所穿。《元典章》规定:“娼妓穿皂衫,戴角巾儿;娼妓家长并亲属男子,裹青头巾。”明太祖朱元璋于洪武三年(1370年)下诏规定:“教坊司乐艺着卍字顶巾,系灯线褡膊,乐妓明角冠皂褙子,不许与民妻同。”同时还规定:“教坊司伶人常服绿色巾,以别士庶人服”。朱元璋明令让娼妓家的男子必须头戴绿巾,腰系红褡膊,足穿带毛猪皮鞋,不许在街道中间行走,只准在左右两边“靠边走”。由此一来,人们见着戴“绿帽子”的便知其家中那位是“青楼一族”,戴“绿帽子”也成为某男子的妻女卖淫或妻子私下“偷汉子”的俗称。据明朝郎瑛所撰的笔记《七修类稿》载,相传于春秋时期,依靠妻女卖淫收入为生的男子以绿头巾裹头作为识别。而绿色在中国古代被视为低贱者的用色,《汉书·东方朔传》提到馆陶公主刘嫖的情夫董偃,头戴绿帻,颜师古的注是:“绿帻,贱人之服也。”唐朝诗人李白在《古风》中也有“绿帻谁家子,卖珠轻薄儿”之句,可见当时绿色为低贱者所用的颜色。

众多传说编辑

传说之一:南方朔《笑话反映恐惧》

绿头巾、绿帽子、戴绿帽,自明清以来,都用以指那个妻子出轨的丈夫。这种称呼不仅散见于小说里,更是庶民用语之一。除此之外,有关“戴绿帽子”的笑话也颇不少。

当代学者鲍威尔(Chris Powell)及林斯泰德(Steve Linstead)在《社会里的幽默-抗拒和控制》论文集里指出过,许多笑话真实的意义乃是在于反映恐惧,借以加强和重塑道德的边界,达到社会控制之目的。根据他们的理论,或许我们可以这样认为:中国人社会有关“戴绿帽子”的笑话极多,所反映的即是对妻子红杏出墙的恐惧症。因此,这类笑话遂具有社会警戒与社会控制的作用。

因此,绿头巾的称呼应起于明代,明代的乐户乃是一种半妓半伶的低贱职业,规定她们只能戴绿色的头巾,因而绿头巾遂成了低贱的娼妓式记号。老婆养汉,当然也就相当于这种戴了绿头巾的行业。

不过,将绿头巾认为起源于明代,其实并不十分正确。因为,早在元朝的至元五年,就已规定娼妓穿著紫皂衫子,戴角冠儿。娼妓之家长并亲属男子裹青头巾,明代的所为显然继承了元制。

不过,若对中国古代的服装、颜色,以及身分阶级的区隔稍加研究,则可发现到元朝的绿头巾并非向壁虚构而来。在更早的时代,巾和绿就一直是低贱者的专利。

以巾而论,它虽起源甚早,但直到东汉,它都是平民或贱民们的专属冠饰,由巾并发展出类似的冠饰,如汉代的帻、唐代的头等。清代翟灏在《通俗编》卷十二里指出,远在春秋时代,有货妻女求食者,绿巾裹头,以别贵贱。足见绿头巾之早。汉代有了由巾变过来的帻。唐代颜师古在注解《汉书·东方朔传》里所提到的绿帻时,亦曰:绿帻,贱人之服也。

因此,东汉以前,士大夫阶级所戴的乃是冠,而巾只能用于平民或贱民,当时的绿头巾就已是娼妓之家的专属。意大利近代符号学家艾柯(Umberto Eco)曾经对西方的色彩系统做过研究,认为每个时代虽然用同样的颜色字词,但这些字词所指的颜色却不可能一样;意思就是说,古代的绿和近代的绿不可能相同。

这种情况在中国亦然,以前所谓的绿指的大概是帛布的自然绿,它可能是一种青青寡寡,被水漂白过,有点营养不足的绿色,难怪它会成为贱民阶级专用的颜色。汉代的奴仆阶级被称为苍头,原因即在于他们所戴的巾也是这种绿色。这种情况在欧洲亦然。

中古时的蓝色和今天不同,那是一种苔藓式的颜色、修道院的石质墙壁即这种颜色,因而近代遂称为修道士蓝。

因此,绿在中国古代的颜色评等上,乃是最低级的颜色。在唐代,官吏有袍,品级最低者也是绿色。唐代白居易的《怀微之》有诗句曰:分手各抛沧海畔,折腰俱老绿衫中。可以为证。

也正因为绿头巾为低贱之装束,唐代李封在当延陵令时,遂吏人有罪,不加杖罚,但令裹碧绿以辱之,随所犯轻重以定日数。

基于以上之论证,已可看出绿头巾长期以来,即一直是贱民隶卒或仆庶者流所使用的装束。正因如此,它到了元朝开始,遂日益成为娼妓之家男子们之装束。将妻有淫行者称为绿头巾、绿帽子或戴绿帽子,乃是这种服色传统一脉相承之后的终极结果。绿头巾和绿帽子,也因此而从一种服装旳记号语言,升格成日常用语。

    皮皮虾我们走

    皮皮虾,我们走是2017年的网络流行语。XXX,我们走最初是游戏王YGOcore里的玩家梗,起源是源龙星,我们走。2017年1月,经过网友们改成皮皮虾,我们走,并衍生出不少皮皮虾,我们回来皮皮虾,我们倒走等表情包而走红网络。2017年12月18日,皮皮虾,我们走入选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发布的2017年度十大网络用语。 词语来源 XXX,我们走是游戏...

    大写加粗

    大写加粗,该词作为新晋网络流行语,常见的用法有大写加粗的帅、大写加粗的尴尬、大写加粗的心疼、大写加粗的污...等等,该词作为一种程度副词用在一般短语的开头,是为起到一定的强调作用,意思为非常、特别,上述用法的一般含义也是特别帅、特别尴尬、特别心疼...的意思。 词语来源 该词出自于编辑文档时对一般的标题、小标题这些比较重要的内...